wet blanket

每天都在发现帅哥

【狄白】朽月对残枝(一)

*《名侦探狄仁杰》现代AU。


*涉及CP:狄白,方朗暗示。

*所有ooc的锅都属于我!!





1

昌安早早地入了秋。 枯叶宛若醉了的蝴蝶,没精打采地被一阵寒冷的北风刮走。剩下的,该是心里有点信仰的叶,则似翡翠玉珠华贵地失散,在地上打几个旋,才愁眉苦脸地沿高楼间的羊肠小道徘徊到未知的地方。

奢侈的暖阳眷顾着这片钢筋森林,明净苍穹好似澄蓝的明镜,雀燕扇扇羽翼匆匆而过。

在秋天,晴朗无云的天空从来不是稀奇的东西。

这派祥和里,社稷路警察厅畏畏缩缩地躲在银行大厦的脚底,有些小气庸俗。阳光没办法关照它,雨露也没心思眷顾它,任由青苔爬上后墙,污水堆积在房檐底下。透过简陋的铁栅窗,里面其实也就是这么个狼狈的光景:木制桌腿藏污纳垢,薄薄一层白色油漆已经斑斑驳驳,青灯射着黯淡的光,勉强提供照明。

狄仁杰就是这里的员工。

准确的说,现在暂时还是。

因为过路人的眼神总会在同个地方滞留一会儿,那样引人注目的东西,便是挤满“拆”字的破旧外墙,笔画鲜红胜于鸽子的脚趾,在粗糙面上蔓延。

危房,城市建设的绊脚石。

狄仁杰对这个地方,说没感情是假话,可如果现在就让他卷铺盖走人,他会迟疑,但也只是看看周遭熟视无睹的摆设,纪念意义地怀旧,仅此而已,真正离开后,就再也不会对那有任何眷恋的情愫了。

他看起来是个很冷漠的人,对钱和案件以外的东西都没有太浓的兴趣,事实上,大部分时间他也确实如此。

狄仁杰在这里当小队长已有六个年头。当年狄仁杰还在
市区总队工作,突然有一天,上头的大队长被告贪污,便蹲监狱去了,于是大队长的位置空缺下来,调兵出将的变成了个姓武的女队长。那女人刚上任,就把前任手边的心腹全都打发到地方街区,生怕身边的人有脏钱,搞得比以前皇帝搜捕前朝隐患还要谨慎。狄仁杰就是那个时候,从昌安市中心,被打发到社稷路这条破街的。

反正迟早得拆,厅里也没什么人,明天上班的时候再通知他们拆迁的事情吧。

狄仁杰叹息,他有点担忧以后衣食饱暖的问题。

这的确是个值得考虑的问题。这地方拆掉以后,大队还不一定给他分配新工作。以前狄仁杰在总队干的时候,带着小队破案率非常可观,颇得前队长重用,但这武队长也不知道他的功绩,又生性多疑好猜忌,狄仁杰只得在心里祈祷有旧友在武队长面前说说他的好话。

狄仁杰斜瞥了眼手边的报纸,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攥起张纸条套上外套匆匆地出门了。夕阳占据苍穹一角,把他的影子拉得长长的,投在警察厅生锈的铁门旁。

墨泼倒在天际,倚在云边的还有明月。

狄仁杰是个在浑噩里忘了生活的人。在昌安卧这么多年,他还没见过哪条街像紫云路这样热闹。

酒绿灯红,摩肩接踵,空气里弥漫夹杂发言的嬉笑叫卖,新星朗月点缀下,使这个小警察有点恍惚。

这还是他第一次来夜市呢,虽然目的不是为了姑娘们喜欢的小吃或玩具。

放在平时,他才不愿意扎进人群里,香水味和汗臭都在
他脑里嗡嗡作响。他侧着身避开行人,又掏出兜里的纸条,蹙眉浏览并默背下来。

是一个地址。

2

昌安的人普遍热情大方,口味也像他们的性格那样,泼辣明朗。所以,便有了这样多辣味餐馆林立于街道两遍,肩并肩地挤在一起。

他逆着人群,时而驻足四顾,繁忙流动的背景里显得有些突兀。报纸上登的地址是紫云路201,没有留联系电话,狄仁杰便先登门为敬。

毕竟他要好好和新房东处好关系。

这倒不是狄仁杰悲观,警察厅已经濒临拆迁,若自己被裁员,宿舍又怎么可能留他一席床?他也是为长远考虑,早早地找到新住处,避免沦陷到睡马路的窘境里去。紫云路201号,是警察先生此行的目的地。

路边小贩的推销声此起彼伏,而真正唤醒这位前侦探
的,是某饭馆里刺耳的尖叫。


那声尖叫就像水面泛起的涟漪,渐渐平息后,无人惊觉。狄仁杰觉得他要对得起脖子里的警徽,就像沉鳞对净水的守护般出于本能。



狄仁杰循声赶到时,事发饭馆已经被封锁起来,三两警察对饭馆老板和目击人进行采访记录,走着警察办案的基本流程。他向同事展示警徽,并且询问起情况。那两名年轻警察都来自总队,开口说话还不停笔。

“唉,我们也没头绪。有人说是这家饭馆的菜有问题,死者正好是店里常客,几乎每晚都来这里吃碗面。可那面已经检查过了,连一点毒性也没查出来,况且那老板也没有作案动机呀。你瞧他急得。”

狄仁杰托起腮看向老板,汗水贴满他的额头,无辜的眼泪也在眸边打转。

“凶手不是他。”

那两个年轻警察终于把头从本子里抬起来,质疑的眼光正好对上狄仁杰笃定的神情。

“...你有证据吗?”小警察皱起眉头严肃地问。

“完全没有。”

“切,那你装什么包青天。滚滚滚,这是总队的案子,地方的别插手。”那俩小警察说完便翻过警戒线,继续质问慌张的老板。

狄仁杰叹口气,刚准备转身走人时,视线却被角落一喝醉的姑娘吸引了。那姑娘脸型微胖,纨绔子弟的模样,剪着干练中性的短发,眉目清扬婉兮,五官线条也灵动劲秀,脸颊的绯红想必是酒精作祟。他眯起眼观察着那少女,这时,一佩戴警服的高挑男子遮住狄仁杰的视线。男子身形也相当挺拔,坚韧的气质从骨头里透出来。他将警帽压得很低,只见那警察侧身与少女交谈几句,便将她从座位上拉起来,搀扶着消失在白墙后头。

他觉得哪里不对劲,便拍拍身边警察的肩问道:“你们今天来了几个警察?”

“就我俩和那边正在搜尸的那个,总队专案组的还没来呢...欸,怎么又是你,不是叫你滚了吗?”

“那死者什么身份?”狄仁杰不肯罢休,依旧追问道。

“我不想回答你,你给我...”小警察不耐烦地想打发走这位陌生同事,却被同行拦住。不难认出,他就是方才在警戒线内搜查尸体的便衣警察。只见他看见狄仁杰,突然笑得晴朗,将嘴边两颗虎牙毫不保留地展现出来。

“死者,也不是个好东西哟,干过可多坏事儿呢。”说罢,把盛着刀的塑料袋拿到狄仁杰的眼前。

“喏,死者身上找出来的,这小刀,可背了三条人命。”

“你们抓不到凶手了。”听完,狄仁杰又下定言。便衣身边两个警察差点跳起来诘责他,可便衣却不一样,他饶有兴致地侧头打算洗耳恭听。

“凶手是法外执法。最近前科犯死亡率的大幅度飙升,你们都没感觉到异常吗?连我这种原始的报纸用户都了比你们了解情况。唯一的解释就是,又出现了这么一批社会正义者,像蜘蛛侠那样,遭到警察围捕,却实实在在为人民做着好事,只是曝光度不如超级英雄罢了。这类人的后台深不可测,你们区区一个警察大队,还想跟他们斗?”狄仁杰微昂首胸有成竹地断言。

狄仁杰一个地方警察,对总部绝密消息的掌握度,令虎牙连连咋舌。这让虎牙激动得合不拢嘴,连忙问身边人:“这么优秀的警察,怎么会在地方?你们两个见过他没有?”

虎牙该是比两位都官高一等,而且从气场来看,绝不是混薪水的等闲之辈。

“你叫什么?”

“社稷路分局队长,狄仁杰。”

“狄仁杰,狄仁杰...好一个狄仁杰!你要有什么事儿呀,昌安总队副队办公室找我,诸葛王朗。尽力帮你。”

3

狄仁杰用跑步来弥补路上耽搁的时间。他势必要给房东
留下好印象,所以去得不能太晚,免得打扰人家休息。

找到201号的时候已经将近八点,稀疏星光寥寥地挂在夜幕里。这座建筑被花花绿绿的饭店招牌夹在中间,可却异常的出彩迷人。白色油漆精致地涂满外墙,窗边纹路典雅考究,整体结构也舒服整齐。铁栅栏门前挂起一盏灯,为“201”三个字镀上金边。

他小心翼翼地按下门铃,等待主人来为他开门。随着匆忙的脚步声和杂物落地的声音,热情的几声“我来了”传进狄仁杰的耳朵。听得门内钥匙转动和金属碰撞的声音,来者可算见到他未来的房东了。

“噢,先生您好,我是来...”

“你是来看房子的吧?嗨,我叫白元芳,叫我小白就行,你进来吧,入住又不要考试,别绷着!”

自称白元芳的人眉飞色舞地介绍道,也没注意到房客脸上的窘态。他穿着宽松的白色耐克体恤,衣角有不经意粘上的油污,头发似乱非乱地顶在头上,仔细观察又能发现他指尖因弹琴留下的茧,架在鼻梁的银丝眼镜片也是法国的流行款式,让狄仁杰感觉看不太透:乍一看像是注重外在形式排场的阔佬,可他却偏偏有勇者的气质,惊人的敏锐。而房间内的装饰也出乎意料地优雅美观。

警察对他的新室友还算满意。

“吃喝不愁了,真好。”


“你满意吗?”

“满意,满意。”

白元芳特别容易满足,笑得像春天屋檐下摆动的银铃,明亮清脆。

“那么你自己选一个房间吧。房租的事情,我不着急的,你有闲钱就交,没有我就垫着,无所谓!”白元芳倚在二楼的木楼梯把手边,笑嘻嘻地对客人说。

狄仁杰顺着阶梯下到底楼,四顾周遭,每个房间他都挨个地评价和取舍,最终选择住在一楼最靠东的副卧室。除了天花板交接拐角密密麻麻的蜘蛛网和灰尘,住这地方可比住警察厅的储藏室快活得多。他望向在客厅忙活整理的白元芳,疑惑在他心头盘旋。

“白...”

“喜欢你房间吗?明天你就可以带行李来了。 ”

“...噢。”

按理说,他根本不知道我的身世,他怎么敢和来历不明的人同住屋檐下?凡事太过自然,反而使人不相信。小侦探看白元芳眉眼唇角单纯无害的模样,开始有点儿质疑自己是不是把人想得太复杂。

算了,狄仁杰可管不了这么多。他只想回警局赶快睡觉,明天再搬行李吧。


zzzZ.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