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t blanket

每天都在发现帅哥

【狄白】朽月对残枝(二)

*《名侦探狄仁杰》现代AU。

*涉及CP:狄白,方朗暗示。

*ooc属于我。



1


清晨煦暖的阳光将狄仁杰轻轻地包裹起来。

他用两指揉搓起太阳穴来,刚醒的头脑还滞滞的,伸懒腰时触掉了柜头边的文件袋。拖着散漫成性的脚步打开储藏室的门,发现办公室里已经有名警察端坐在那了。狄仁杰睁开睡眼定睛细瞧,辨清来者后立马回到“卧室”并且狠狠带上门。

办公厅里的女子坐姿端庄,不怒自威,眸底凝着笃断厉行的领袖神韵,实属巾帼英雄,女中豪杰。这样特殊的女人,就算她化成灰,狄仁杰也一眼能认出来。

她便是在办公室里就能呼风唤雨,颇有女皇风范的武队长。

难道是我不管警察局另寻住处的事情,传到武队耳朵里去了?我也没触犯什么员工守则,伤天害理的事情更没做过,也许是我英俊潇洒得太过张扬,已经被武队芳心暗许?......

狄仁杰背着门胡思乱想,为门外大箱的行李编造正当理由。思绪凌乱间,一个和总队息息相关的人民呈现在他脑海,他颔首沉思起来。

诸葛王朗。

那个娘里娘气的副队长。

他好像摸到了点头绪。那晚酒店门口,诸葛王朗对他表现出很欣赏的样子,指不定,武队是亲自来挖墙脚的。想到这,狄仁杰悬着的心也落地,整理好衣襟,大大方方地迈出门外,武队审视诘问的眼神迎面劈来。他清楚那不是真正的责怪,而是身为优秀警察,骨子里刻的警惕和威慑力。


“武队好。”狄仁杰从容地敬礼,心中却诚惶诚恐。

女子将面前人打量一番后,视线就飘飘忽忽地移到别处,朱唇微启,轻咬舌尖,有意无意但字字铿锵地开口道。

“你可知道,我为什么撇开总局成堆的案子,特意跑三个街区到这里来?”

开篇就点题,不愧是武队。狄仁杰低下头,没说话。

武队笑。“你不要紧张。诸葛王朗跟我说了,你是个难得的人才,还怪我当初戒心太强,错过了名侦探转世呢。”她顿了顿,接道:“我没理由信任你,但我信任诸葛王朗。他从没看错人。”

狄仁杰鞠躬:“您言重,小辈也只是在推理方面颇有天资,不值一提。”

“行了。看你门口那仗势,是要搬走?”

“对,您若不来,此刻已经动身了。”

武队终于抬头开始正视狄仁杰,身姿亭亭,活似孤傲的峭壁孔雀。

“如果我说,我邀请你回总队,住领导宿舍,而且只需要你做个顾问,你可答应?”闻言,狄仁杰表现出得是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淡然。他是个沾满烟火气的平凡人,了解各行业高层之间复杂危险的竞争关系,他也曾经深陷歹人栽赃的泥潭。虽然他渴望总队丰富的福利和工资单上可观的数字已久,但一想到要回归到勾心斗角当中去,他便没了兴致。婉拒的言辞刚绕到嘴边,武队却先开口。

“你要是不想回去,也可以。还有个方法是,你在总队挂个名字,我放你带薪假,你想回来就回来。”

武队这样退步,着实令狄仁杰心生诧异,也意识到武队对自己的重用。可他还没有回答,因为他知道拿钱办事天经地义,在等武队的附加条件。

“可若我亲自召你归队,你必须及时。不然,也对不起财务部的花销。你认为呢?”

“容我.......”狄仁杰话没说完,身着宽大卫衣的男人突然破门而入,风风火火地带进缕室外寒流,使得狄仁杰悄悄抖嗦。而认清他的面容后,狄仁杰才惊异地瞪起眼睛。

“呀,狄仁杰!你真在这!可算找着你了!”

“白元芳?你怎么来了?”

那可不是白元芳么!他笑得跟朵花似的,靠在门边,貌似还没看见武队坐在角落,直到武队轻咳一声,才引起两人的注意力。武队叹口气。早就听闻这狄小队长性格孤僻,不爱与人打交道,某些爱好也与众不同。看那陌生男人在狄仁杰面前插科打诨,兴冲冲的单纯模样,再看狄仁杰荡漾漂亮招人喜欢桃花眼,不禁慨叹,在白元芳帮着狄仁杰收行李还边说“你倒是快点,早饭我都做好了”,终于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你们两个,注意点影响。”

于是狄仁杰挪开过度热情的白元芳,嘴里碎碎念“我们才刚认识”,向掩笑的武队撅嘴也懒得解释,倒是白少爷不在意,拾掇行李的手还没停。武队见这情形,缓缓站起。

“狄队长,情况我了解了,我也不强迫你,那不是违法嘛。”

“不是,武队,我……”白元芳还在催他走。

百口莫辩了。

“你先考虑着,我不打扰了。”说罢,就只撂下潇洒的背影在铁门边。

“你搞我呢是吧。”狄仁杰目送武队离开,就像目送他的幸福一样,然后把怨气全撒在身旁没头没脑的房东身上。

“没有啊!”房东先生挠挠下巴,似乎在回忆自己哪儿得罪了这位房客。

“...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工作?”刚见到白元芳时提出的疑问又开始在小警察心头盘旋,然后他若有所思地盯着面前人。

“你在这工作啊?”白元芳问。

“你不知道?”

“那我哪知道。昨天我家楼下的饭馆不是出事儿了吗,看你匆匆忙忙鬼鬼祟祟地敲我家门,还以为是避难呢,为了让你不尴尬才说你是来看房的,毕竟周围好几个警察呢。我白元芳喜欢好人做到底,今天我来赎你的。聪明吧。没想到你还顺便想住我家,那我也欢迎呀!”房东说话时表情丰富,得意跃上眉梢。

这番话信息量很大。让狄仁杰知道:这个白元芳是个彻头彻尾的法盲,还是个惊天地 泣鬼神的白痴。他对白元芳翻了个白眼。

“你怎么跟我妹似的,老翻白眼。”

“你还有妹妹?”

“...反正不和我们住一起。走了。”白元芳话音刚落就头也不回的跟上他。

跨过门槛的时候,狄仁杰突然想到了什么,动作触电般停滞在空中。

饭店的事故明明是次日早才向外公布,而且是随便编造了饭店有黑幕的谎言。可狄仁杰去看房的时候,是事发当晚,白元芳还在家里,但看那挂在衣架刚脱下的外套,应该是刚踏进家门。

妹妹?

他又想起饭馆里那少女和假警察。

猛地抬头,裹着黑色警察制服的背影,竟与白元芳的脊骨慢慢重合。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