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t blanket

每天都在发现帅哥

【爱客】如果我先死了怎么办

*涉及CP:爱客。

*来自 @于微 太太的点梗,脑洞参考范晓萱《如果我先死了怎么办》,这歌太有意思了(...

*现实向半AU,短小神展开狗血剧情(。



1



“浩哥...浩哥!”

罗宏明说这话时已经醉得站不稳,时不时往左边倒,倒在刘浩的肩膀上或者臂弯里。街边亮着澄黄的路灯,把黑夜中飘扬的尘土照成一团灰雾。

“干嘛...干嘛!”

刘浩模仿罗宏明的句式说话时显得很幼稚,他很努力地做出嫌弃厌烦的表情,还是挡不住眉眼间要满溢出来的疼惜和关爱。

“如......如果我先死了怎么办?”

罗宏明嘟嘟囔囔地说道。路上的行车渐渐稀少,偶尔有闪过的近光灯给两人蒙上柔光。

“你说什么蠢话呢。”

搀他的男人没头没尾地笑着,说话间他们已经到了自家居民楼的密码门前。刘浩一只手撑着摇摇欲倒的罗宏明,另一只手从裤袋摸出钥匙,铁门在一阵金属的声音过后被打开。楼道里的灯前几天坏了,此刻微弱的月光照不亮上楼的阶梯,刘浩只好掏出手机,借助屏幕的光,他看到罗宏明微醺的脸,刘海安静地待在他的额前。

“我说真的。真的。”

“我不知道。”

他敷衍似的回答,喝醉的人失望地唉声叹气。

他是真的不知道。

他们就住在二楼,很快就到了家门口。刘浩让罗宏明靠墙站一会,自己开着手机电筒把钥匙插进钥匙孔里,室内温和的暖黄灯光随着门间缝隙流出来。

“快去睡吧。”

“不想睡。”

“乖,听话。”刘浩像哄小孩一样:事实上喝醉的罗宏明也确实就像小孩。

罗宏明是怎么喝到这么醉的?愿因很简单。主要就是他一开心就喜欢喝酒,可是酒量又可怜得不行。这不,为了迎接刘浩跟导演到外地取景回来,又找了几个公司里的朋友去吃大排档。那场面盛大隆重到了刘浩觉得小题大做的地步,感觉跟刚刚生离死别后重逢了一样。

“今天随便喝,哈!谁拦我喝酒谁就是小狗。”

然后就变成后来这样了。

第二天罗宏明从被窝里悄悄钻出头的时候,脑袋还不是那么清醒。

他揉揉乱糟糟的头发,好像意识到自己昨晚喝多了。冬至以后太阳顽劣地滞留在南回归线,天气冷得让人心情都很差。他先伸出一只脚把床边的秋裤拽进被窝,蠕动一会又屁股撅着一头栽进了枕头。

我怎么晕乎乎的。

浩哥呢?

罗宏明这么想着,正要把名字叫出口,卧室门就被打开了。刘浩见罗宏明睁着眼睛颓废地躺在床上,藏不住嘴角的笑意:“醒啦,小酒鬼。”

“是滴。”罗宏明心里暗暗埋怨:怎么又多了个绰号。

“你怎么不下床?”刘浩通常比罗宏明早起很多,今天也不例外,每次刘浩披着曙光起来做饭,自己吃完后都要等好几个小时才有人来吃。有时候罗宏明一觉睡到午饭点,刘浩做的早餐也就浪费了,但他从来没对那些粮食觉得可惜,因为在他家敏民的开心舒服是最重要的。

“冻死了。”他拉长语调道。

“你猜现在几点了?”

“不知道。”

“北京时间十一点。”刘浩边说边打开罗宏明的衣柜找着衣服,感觉自己成了妈妈。

“唉,我真的睡不够。我是猪精男孩。”赖床的家伙哀嚎道。

“随你啦,过会起来吃午饭就行。”刘浩扔了几件秋衣和外套到床上,罗宏明看着把被子压得凹陷下去的厚衣服,不情不愿地说:“不想吃。”

“不行,你修仙啊。”这个提议遭到了刘浩温柔的白眼和拒绝。

“行行行,起就起,现在就起。”罗宏明边做出浮夸的鬼脸边懒懒散散地穿衣服。刘浩刚准备出去忙活,突然想起什么,然后说:“对了,下午陪我去买猫粮。”

“啊,这么冷还出门。某宝上不能买吗?”

“Carry会饿死的。”

“......烦死啦!我要把自己包成球。”

“我才不管你咧,你穿成球就把自己滚到宠物店吧。”刘浩开心地说。




“敏民!买猫粮!”

“知道了!——”

五点,Carry饿得在窝里喵喵叫,白色的茸毛无精打采地垂下去,平常灵气生动的眼眸蒙上层灰霭。

“敏民!猫粮!”

“等我两分钟!”

五点半,足球赛正进入白热化的阶段,双方比分僵持不下,罗宏明的心跟着黑白球飞到了绿茵球场。


“罗宏明!”

“干嘛!”

“猫粮!你完全就是把这茬忘了吧!Carry如果饿死了你就负责全部丧葬费!!!”

六点,罗宏明终于穿上了暖和的跑鞋,随着刘浩踏出门框了。寒气扑面而来,罗宏明缩缩脖子以取暖,看着身旁刘浩意气风发大步流星地往前走,不禁略显崇拜地发问道:“浩哥,你不冷吗?”

“还行吧。”

“是不是有一句话叫白痴才不怕冷呀?”

“完全没有这句话好吧。”刘浩惩罚性地用手轻轻拍了一下罗宏明的头,他觉得刘浩手掌的触感很温软,在他的黑发间留下烙印。




2



两人风尘仆仆地走进家门时,Carry已经从窝里出来到处找东西吃了,沙发和桌腿都留下它的抓痕。刘浩赶紧拿来碗倒了点宠物饼干,像劝祖宗似的劝因为饿正赌气的Carry吃东西。罗宏明见刘浩这幅模样,随口道:“我也饿了唉。”

刘浩一听,撸一把猫柔顺的毛,安慰地说:“吃吧。”随即看向倚在墙边的罗宏明:“你要吃啥?”

“听你的。”罗宏明还没有想好,于是理所应当地吐出三个字作为回答。他每次想不好吃什么时都会这样跟刘浩说,而且每次刘浩给他做的东西他通常都会很喜欢。于是他浩哥就钻进厨房寻找食材,器具摩擦碰撞的声响持续一会就停止了。

“居然有鸭腿。你吃不吃?”

“当然吃!”

罗宏明坐在餐厅里等待饭菜,托着腮把玩起手指,有时他看着手机屏幕傻笑,蓝光点亮了他眼睛里的星星;发呆的间隙他会有意无意往厨房里瞟两眼,看刘浩穿着白色围裙在灶台前聚精会神地忙碌。

刘浩是很好看的:一双深情荡漾的桃花眼,光线经过睫毛的裁剪零零碎碎地落在他的脸颊,还有嘴边圆珠灵动的酒窝,就算已经在一起同居这么久,罗宏明时不时还是会被刘浩的笑容惊艳到。因为这张脸和太阳般的性格,从大学到在万合天宜工作,都有很多女生喜欢他追求他,可他至今还是没有女朋友。有的时候罗宏明都为他着急:这么多漂亮姑娘,他怎么就一个都看不上,非要和自己这个宅男窝在小公寓住;但有的时候罗宏明又为刘浩没有女朋友这件事情感到幸福:太好了,浩哥这么好的人对我这么好。虽然也许他对每个人都这么好,总之罗宏明是觉得他离不开他了。

“刘浩!”罗宏明想到这里突然叫道。

“干嘛!”电饭锅中冒出的白气遮住了刘浩的脸。

“如果我先死了怎么办?”

“你不是问过这个问题了嘛。”刘浩端着饭菜从雾气出来,嘴边挂着浅浅淡淡的笑,然后缓缓绕到桌轻放下碟子和饭碗,青光灯把漂亮的鸭肉点缀上晶点。

“?!有吗。”罗宏明愣愣地接过刘浩递来的筷子。

“你那天喝醉的时候问的。”刘浩在罗宏明的对面落座。

“你回答我了没有?”罗宏明又问。

“当然回答了呀。”刘浩觉得自己的良心活蹦乱跳。

“可我忘了!”罗宏明难过地嚷嚷。

“那不关我事嘛。谁叫你断片的。”刘浩露出阴谋得逞的表情。

“求你了,再跟我讲一遍。”罗宏明央求的表情刻在刘浩的脑子里,清淡五官微微下垂使他看起来更加可怜几分。刘浩的心突然一动。

“...拿你没办法,我再说一次好了。”

“谢谢浩哥!”

“你要是先死了,我肯定得再找个室友。”

两人同居十年多,乌龙可没少闹。他俩经常迷迷糊糊地系错成对方的领带或者穿错成对方的鞋,轮流洗澡去浴室又总是忘记带浴巾于是后来干脆一起泡浴缸,这样看来的话两个糟糕的室友在一起实在太麻烦啦。刘浩心里想。

“我要把你的东西卖掉换钱。”

刘浩的家里全都是罗宏明的痕迹。他的书架上摆着形形色色罗宏明的动漫手办,餐厅的桌子上有罗宏明的专属木筷,卧室的床头有罗宏明的周边抱枕,他甚至比本人还清楚罗宏明的东西在哪。罗宏明的东西丢了,第一个问的不是妈妈也不是爸爸,就是刘浩。

“我要出去旅行,因为我终于不用照顾你啦!”

罗宏明曾说过他很喜欢南京。与繁华喧闹的北京不同,一座古色古香洋溢着江湖味的城市,大街小巷不晓得发生过多少鲜为人知的故事。刘浩就像去那旅行,或者永远待在那儿。

“然后我要找个对象吧。温柔的女盆宇。”

刘浩是很喜欢罗宏明的,他尽心尽力地倾尽所有给罗宏明,可罗宏明好像觉得他对所有人都一样好。看着他从青涩的大学到现在渐渐刚毅成熟,能够感悟自己的生活也能够看清自己人生的道路,刘浩绝对是这世上最了解罗宏明的人。喜欢他太累了,感情还要藏着掖着,因为刘浩不知道表白被拒绝以后有没有可能朋友也做不成。

刘浩说完以后,罗宏明的表情好笑得要死:嘴巴大大咧开眉头成八字形皱起,委屈惊讶全部堆在眼角的纹路里。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不要这个表情,我开玩笑的。”刘浩赶紧用筷子敲敲他的碗道。

“刘浩,我们的塑料兄弟情。”

罗宏明痛心疾首地说。他难过的不是刘浩要重新找室友卖他的东西或者去旅行,而是“我要找个对象”。罗宏明是喜欢刘浩的,可他觉得刘浩对每个人都一样好,对他也只是像对普通朋友一样。这么多女孩子喜欢他,他怎么可能陪他到他死掉嘛,终究哪天刘浩会带着女朋友和他分居的。

“假的假的,别担心。你绝对是我人生最后一个室友。”刘浩大笑以缓解尴尬,可好像没什么用。

“那我不要先死了。你个人怪寂寞滴。”罗宏明说。

“系好安全带,晚上待在家,生病就乖乖吃药,你怎么会先死呀。”刘浩的声音末后宽柔温好,落在卧室里还会带点回响,敲响了罗宏明内心的一座钟。




3



罗宏明又喝醉了,这回他是故意的。

他听完那番回答以后就整天怕自己死掉,跟得了多疑症一样,因为想着刘浩和女朋友卿卿我我侃天侃地的样子他就很难过。

不行,是时候该表达心意了,罗宏明。

他这样对自己说道。

于是,为了避免被拒绝的尴尬,罗宏明随便找个理由又给自己灌酒,也不管刘浩三番五次地抢酒杯,可算是把自己喝醉了。

他在刘浩把他轻轻放在沙发上的时候一把搂住刘浩的脖子要往他身上贴,或许是潜意识作祟,他已经准备好说出深藏已久的心里话了。

“浩哥,浩哥。...浩哥......!”

喝醉的罗宏明声音软绵绵甜腻腻的,好像新西兰新鲜的牛奶。刘浩被搂着脖子失去重心,整个人要往罗宏明身上倒,幸好他及时抓住靠背才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

“浩哥,我想跟你说件事,我......”

罗宏明眼睛微眯,只知道拽着刘浩。

“我喜欢你。”

罗宏明吓醒了,醉意瞬间烟消云散。

这是他要说的话,可不是他的声音。

是谁的声音?

他用眼睛环视客厅确定除了自己和刘浩外没有其他人之后,只觉得被糖哽住咽喉快要窒息。

“?!!!浩哥?!”

“敏民,我真喜欢你。”

罗宏明这才想起,今天刘浩也喝了点酒。这酒度数很高,刘浩喝的分量也可以让他微醉了。

想时刘浩的手倏地松开,于是任由自己倒在罗宏明的身上,把握好力度确保罗宏明不会被压疼。

“我靠,我靠。”

场面因为两个原因有些糟糕。一是罗宏明在表白计划中被刘浩反表白了很尴尬,二是刘浩压在罗宏明的身上,两人的视线交融在空气里,唇瓣与唇瓣之间的距离也非常危险。罗宏明给自己几分钟反应一会,然后居然笑起来了:“什么呀,原来你也喜欢我。”

灯光照在他们身上。

甜蜜升腾着。

“如果你先死了,我也跟你去死算了。”刘浩借着酒精的劲瞎说一通。

气氛刚好,姿势刚好。刘浩觉得现在很适合把该办的事情都办了。




次日清晨,罗宏明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床上。暖气轰轰作响,他揉揉眼睛。

我靠,昨天晚上。

我靠......。

我靠!!!

罗宏明突然用被子捂住自己的脸,脑子里一片空白。暗恋了这么久的浩哥,昨晚莫名其妙地表白后把自己办了?!okok那好吧,澡堂里都坦诚相待那么多次了,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吧。

这时,刘浩推门进来了,脸上还是挂着熟悉的迷之微笑静静注视着脸通红的罗宏明。

“早安呀,小女友。”

“靠,谁是你小女友!”罗宏明恼恼地嚷:凭什么你默认就是在我上面!

“难道你不是吗?”

“......勉强算是喽。”

刘浩闻言笑得很傻气,但也很好看,呆呆萌萌的:“行吧。那我们就这样谈恋爱了。”

“真草率呀。”罗宏明眼神飘忽来飘忽去,生怕窃喜不小心流露出来。

“那你要怎样?”

“不要怎样,你的话随时要谈恋爱我都同意。”

“那不就完啦!”



罗宏明看看日历,今天是太阳开始从南回归线一路往北的日子。一切事情都会慢慢变好,落魄的打工仔会渐渐出人头地,失意的恋人在爱情上会渐渐走入佳境。

希望他不是瞎讲的。罗宏明想。






end.

评论(1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