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t blanket

每天都在发现帅哥

【狄白】你们到底是来闹分手的还是来秀恩爱的

*涉及CP:狄白,微昊欢,爱客。

哎呦我刚看爱情保卫战笑嗨了,太好玩了这个玩意。...没有完整地看过一期也不知道怎么整的,凭感觉哈(。...


主持人=雷轰,左方=狄仁杰,右方=白元芳(...)评委=白客,爱总,岳昊,秦欢。全员迷之东北腔(。全篇ooc,非常OOC!!欢脱慎入,自带避雷针!!!一时爽产物!不要取关我!!(说得好恐怖(...








主持人:那么下面让我们有请今晚的第一对情侣,掌声!

(台下响起掌声,评委席也爆发出欢呼。狄白二人分别走上舞台,白元芳有些愤愤地起了范儿,把佩剑抱在臂中作出很凶的样子。狄仁杰也不想在气势上输给对面,昂起头眯着眼。)

主持人:男方,请问你今天和他的战争主题是?

狄仁杰:我受不了他大大咧咧的,说话没脑子。

白元芳(闻言赶紧挺直腰板辩解):诶我一大男人大大咧咧的怎么了?

主持人(手搭在狄仁杰肩上笑开了):别急别急,我们听他说完。

狄仁杰:是,男人大大咧咧没问题,但你知道他怎么个大大咧咧法不?

主持人:您说。

狄仁杰:有一次我俩出去办案,我在事务所里有点事儿让他先过去了,有可能是我搞得慢了点还是怎么了吧,刚走到半路就给我打电话,那吵得呀,我脑阔都疼。

主持人:人急了给你打电话正常呀?这没啥的吧。(白元芳点点头)。

狄仁杰:我知道,打电话不过分,但你知道他说啥不?

主持人:嗯?

狄仁杰:他说“狄仁杰你再不过来老子上树了!!!”

(观众爆发出一阵哄笑,只见得白元芳突然激动地有要拔剑打架的势头嚷嚷道。)

白元芳:我怎么就不能爬树了?你还怕我跟树有一腿不成?你这么没自信啊连树的醋都要吃???

(白客听了笑得直往爱总怀里倒,两人就这样狂笑了一分钟。)

主持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呢?

狄仁杰:......他爬树就算了,毕竟一个男人嘛,不拘小节没问题。可是他恐高啊!!!后来我赶到的时候他还真的就在树上,那周围———那么多人搁那围观呢,结果他一看到我,当时四只脚全绑在那小细树枝上,就哭嚷着“狄仁杰!!!”...我靠那当时,我感觉整个地球上的人都在看我,我真的是。....

白元芳:那谁叫你不来嘛我们白家人智商低但是信誉高,说爬树就真的会爬树啊!

狄仁杰:你不爬树也没人知道你跟我承诺说要爬树啊??

白元芳:可是我当时在大街上说挺大声的......。

狄仁杰:我谈个恋爱名声全给砸了,你说我还谈什么???

(这下逗得向来不苟言笑的秦欢也掩面偷笑起来,评委席上不知道谁冒出一句“谈恋爱还工作什么啊”,秦欢四周望望只发现身旁岳昊托腮看着他,便侧头回以一个笑容。)

主持人:还有吗?

狄仁杰(一挥手皱起眉毛继续说):多着了!有一次我爹来我事务所,他正好从屋里走出来见着我爹了,然后立马赔着笑脸给我爹献殷勤去。

白元芳(单手擎剑陀下背紧皱着剑眉):我给你爹献殷勤不还是为了我俩以后发展的好一点吗?

狄仁杰:你那什么献的什么殷勤啊??一开始还挺靠谱的,忙来忙去给我爹又沏茶又切水果,我爹对他印象还挺好的,说“这小伙挺清秀的,还有活力,蛮好”。

主持人:后来咋了?

狄仁杰:然后就越来越不对劲。我当时有事要忙离开了一会儿,回来以后发现我爹和他都不见了!我当时吓着了,整个宅子都快翻过来了也没找到他俩。结果咋的你知道不,我跑到对面方家宅子一看,他跟我爹在那爬树呢!

主持人(笑得前仰后合大步迈到白元芳跟前):哈哈哈哈哈哈哈您属猴呗这么喜欢树?

白元芳:不是,我......

狄仁杰:你别讲话!听我讲!

主持人:行行行,左方先让右方讲两句吧,您讲这么久也渴了。

白元芳:我不是恐高吗,跟你爹去爬树他看我这么害怕不是很有成就感吗?我这不还是讨好你爹呢吗?

狄仁杰:你怎么知道我爹就不恐高呢?????我当时叫人把他俩救下来,两个人脸都乌紫乌紫的,我爹差点腿没吓断,那白元芳还搁哪说“嘿嘿叔叔,这歪脖子树不够高,改天我带你爬东方明珠塔去”,我爹气得........他后来还和我爹比武,我爹是个武痴但是又放不下面子就答应了,白元芳也使出浑身解数,我爹今年六十岁,我第一次看他眼角含泪,这个什么大风大浪都经历过的男人差点被我男朋友打哭了。

狄仁杰:后来我们仨一起吃饭,这家伙又闹腾了,跟我爹说“叔叔,您长成这样,怎么就生出这么个玩意来呀”.......不是,我是个啥玩意?我爹脸都绿了。

白元芳:那不夸你爹帅呢吗?

狄仁杰:有你这么夸人的?

(白客早都笑得喘不过气了,听狄白这一来回又笑得合不拢嘴,拍着大腿另一只手还指着台上人。)

主持人:你俩也太有意思了。

白元芳:你别就听他有理,你听我说。

主持人:嗯您说!

白元芳:有一次我跟我妹出去玩,就玩了一个下午吧,回来的时候突然有人一拍我肩,问“哇你不是报纸上走丢的人吗?”,说着还给我拿了一份报纸,我估摸着是那人看我没回来急了,可是一眼看上去真没看到寻人启事,我就问他在哪。那小孩当时从书包里拿出了个放大镜,照着报纸拐角我才能看见有个寻人启事,一张我的照片,七个字“白走丢寻到找狄”,这不是他说话简洁,是因为寻人启事按字收费的。

主持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元芳:那点儿感动啊,瞬间就。

狄仁杰:那你不也没走丢嘛!

白元芳:万一我真要走丢你不也这么找吗?!那瞎小寻人启事蚂蚁都看不见好吧!!

(岳昊觉得自己作为冷面犀利哥必须站出来讲一下,于是拿起话筒清清嗓子。)

岳昊:是真的吗左方?

狄仁杰:我是真的没有钱,平常都是他包养我的啊!

岳昊(瞪着眼看台上一袭黑衣的人):那你这不是伸手党么?

狄仁杰:不是啊,办案的钱我都会给他。

爱总:看你们事务所那仗势,你钱再多也弥补不上吧?

狄仁杰:我是弥补不上,但我有努力在还。

岳昊:我相信白元芳并不想让你还他吧,毕竟人到底也是官二代,不缺钱。

(秦欢点点头默认。)

狄仁杰:我肯定知道啊。...其实他以前真的丢过一次。那个时候整个长安城每个角落我都找遍了,他的线索说断就断。后来找到了他还差点死掉,我真不敢随便让他一个人出去了。

白元芳:我又不是小孩,那次若不是有人蓄谋已久,我也不会被抓走啊。

狄仁杰:你别说话!

主持人:哈哈哈哈你不要急。

狄仁杰:其实我不想跟他分手,这次来我主要想让他长长记性,以后讲话不要再这么大大咧咧。

(岳昊静静点头示意他已经看出来了。)

主持人(听俩人说话插科打诨):我们这节目快办成隔壁《非x勿扰》了。

白客:别废话了,你俩牵手回家吧!

(刚刚一直沉默的白客突然语出惊人惹得大家一阵哄笑。)

白元芳:...切切切!那你还把我拉来。

狄仁杰:你以为我想啊,要不是你太过分我至于嘛。...

主持人(看着俩人露出老阿姨的笑容):好啦好啦,那你们回去吧。不分吧?

狄仁杰(瞬间扯扯嘴角欣慰的样子):明知故问嘛。

(保卫成功的BGM响起,两人分别从左右侧下台。)

录制结束后白客斜嘴笑起来还翘着二腿打趣儿道:“这爱情都不用我们保卫嘛。”

爱总从鼻腔里哼出一声笑,饱含调侃意味道:“不知道他们是来秀恩爱的还是来闹分手的。”

“精辟精辟。”


评论(7)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