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t blanket

每天都在发现帅哥

最近弩格好像涨了一点点点点点点热度????携珍藏图片激情点梗(。)

#群宣

南极过气冷CP报团取暖组织,只要你吃Darlenn我们就是一生一世的好兄弟。

天若有情天亦老,弩格结婚好不好?!

欢迎加入我为弩格爆灯,群聊号码:203322235

这对不好吃我把脑壳挖出来给你!!

.....我写出来了!!!你看!!......好短啊可是我写了五个小时!!写肉太难了??!!!有错字我也管不了你们自己理解一下!!!我冷死了!!..............(。)

【弩格】Glenn is Crying 1

配对:Daryl/Glenn

这是一个Glenn遇风就会狂哭不止的故事。

别问我这么冷的cp为什么还存在,而且我还要分这么短的上下(...)

1


“呜呜呜呜呜...”

怎么办,Daryl?...

Daryl通过轿车后视镜的反射时不时瞟瞟后座的亚裔男孩,随意搭在方向盘上薄茧密布的两手也随精神紧绷。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开动你的笨脑袋,Daryl!

弩手的额角不知何时已经为汗滴所湿漉,他不自然地挪挪屁股,将散乱在眼前的碎发拨开到两鬓。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他究竟搞什么飞机呢?Daryl遏制着心头无名之火的蔓延。




“你他妈的在哭什么啊?”

最终Daryl选择打破车内充斥抽泣的压抑空气不耐烦地微张唇瓣嚷嚷道。他被自己的脏话给吓到:上帝知道他绝对没有恶意,只是他也不会讲那些温柔悦耳的慰问,只能顺从几十年来养成的习惯或者说本能开口。





“呜呜呜————”

Glenn哭得更厉害了。




“靠,你怎么跟个姑娘似的?”Daryl快被这哭声搞疯掉了。

“呜呜呜呜呜——我——”Glenn讲话还很哽咽,稚嫩鼻尖染成殷红颜色,眼角也因泪水作祟微微肿胀,夏日燥热的风涌进车厢吹展着他翘起来的乌黑头发。“我也不想哭——”

“那你现在在干嘛?眼睛流汗吗?”Daryl从鼻腔挤出一声嗤笑调侃道。

“我真的——”男孩因为过度哭泣说话上气不接下气的,两个单词刚脱口就必须深呼吸一下才能接着说:“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哭!——”

弩手紧紧地皱起眉头,拉开腿旁的工具箱翻找着什么,指尖触到柔软粗棉布料,单手抽出然后扔到后座,握紧方向盘拉杆减速。

“擦擦,快到了。你不想挂着鼻涕见大伙吧。”

哭着的Glenn脸颊红红的,嘴唇更舔几分华丽漂亮的血气光泽,像只兔子。他抓起布料咧开嘴巴往脸上一蒙,随后异味钻进呛喉呛得他直打颤,他感觉拿走布料问道:“这是什么?!”

“...我的旧衬衣。”

“......OK。”Glenn忍着那股发酵汗臭清理了自己一塌糊涂的脸。





“Daryl,我觉得我可能得了风沙眼。”

Glenn点上桌旁的蜡烛,火焰飘飘地升起瞬间橙黄色暗光照亮了周遭黑暗,男孩的黑色眼睛里闪烁烛光。他侧头委委屈屈软糯糯地对Daryl说。Daryl正蜷着腿窝在单人沙发睡觉,破烂的无袖背心盖在他身上,机械金属弩箭在微光里安静地躺着。弩手闻言崩溃地一抹脸转个身继续做酣睡的动作,连眼都没有睁开回应道:“他妈的,风沙眼能制造这泪量?”

“啊,这可能是种奇怪的风沙眼,”Glenn趴在圆木桌上补充解释说。“因为我在被窝里就不会流眼泪,因为被窝里没风吧。”

“Huh,听起来蛮科学的。”Daryl还是没睁眼。

“真的啊!”语落一阵风攀过窗棂吹进室内,Glenn把脸凑到窗户旁边,Daryl眯着眼睛看他小声嘟囔:“你有病啊...。”

“你看,我又流眼泪了。”Glenn举着蜡烛一只手扒拉眼袋,月光照进他的眼底,果然几颗泪珠晶莹地亮着。

Daryl懒得听了,很快呼吸平稳起来进入梦乡。他在梦里梦到Glenn像某部中国小说的女主角一样哭死了,吓得整个背部黏黏稠稠的。这种死法会被阎王爷笑死的吧。他又仔细思考了一下Glenn所讲的风沙眼恍然大悟:这个世界都已经发生丧尸横行这种电视剧里的事儿了,还有什么事儿是比丧尸末日更加荒诞与不可信的吗?

真是个有说服力的理由啊,Daryl想。


3


第二天,Rick突然紧急敲响了教堂的编钟,每个人都在五点钟的晨曦羽翼中睁开眼睛骂骂咧咧地穿衣服。

“昨天我跟Aaron去五金店的时候,从那里的窗户看到一个大峡谷。”Daryl心不在焉地靠在墙边听着,整个房间只有Rick在讲话。他察觉到一屋子的人脸色都很凝重,于是他看向坐在Rick脚边板凳上的Glenn——他还是像往常听见坏消息时眉头微蹙的样子,既不浮夸也不显得冷漠,伶俐灵巧的黑眼珠凝起担忧的神色,手指抚摸着下巴上稀疏胡茬。

“它们一路向东聚集在那里——”Daryl听到Rick说,那些丧尸迟早会来的,如果我们不提前做些什么......”然后弩手就又开始走神了。Glenn的风沙眼怎么办?药能治吗?这附近哪有药店呢?医生能治好他吗?

“我要去。”他杂七杂八想着一些东西,直到Glenn温软的声音沉稳平缓地响在空气里,他在猛地抬起头。昨天在他车后座哭得死去活来的小孩,此刻正端坐于椅像个成熟男子一样,瞳眸迸发即将登上战场的坚定。


“不行。”


Daryl感觉是另一个人在讲话,可那的确是他的声音,言简意赅上扬的语调散在沉闷空气,成功惹得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看向他,包括Glenn。

怎么办,Daryl?他得了风沙眼所以不能去?你下辈子就被人当笑话吧。他挠挠胡子焦点飘飘忽忽不敢对上Rick质问疑惑的阴冷眼神,支吾道:

“他太小了。”


他太小了,他太小了?!!Daryl!!!他都他妈的成年十几年了,你却说他太小了??你疯了!!??

Daryl内心的狂风骤雨被弱化为习习秋风才征验于脸色,他尴尬地抬起头看到Glenn受伤惊异的表情好像在说:“你才小呢,你才小呢你才小呢!!!”以及旁人滑稽的表情和堵在嘴边的嘲笑。Rosita率先叉腰调侃:“真是慈父啊,Daryl。”

人群议论地哄笑好几秒后Rick肃穆得跟主持葬礼的教父一样的脸也稍微浮现笑意,Daryl见他的男孩得去冒险这事儿已经没跑了,尴尬地讲:

“那我也去好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