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t blanket

每天都在发现帅哥

【RF】【POI/TWD】Make Us Human 1

配对:John Reese/Harold Finch



跨年更新(……真的一年了!)还有人记得这篇嘛??!原躯壳,因为我觉得前两篇都太短啦于是把那两篇整理合并了一下(并且扩写改名!!)作为新坑!


TWD即《行尸走肉(The Walking Dead)》,我不会搞超链接如果有人不清楚设定可以往下翻翻我滴主页!……请食用愉快!




1



“我爱你,Harold。”


Reese喜欢刻意压低声线,嘶哑着嗓音在Finch耳朵边念叨,让从他口中吐出的温热空气,悄悄萦绕在Finch红润的肉垂。


前特工还记得他经常将粗糙的掌心覆上Finch浅褐色的短发,然后捕捉小个子鼻腔里哼出的声音。


“...Finch,我爱你。”


Reese在深情地告白一遍后,通常会在口中反复咀嚼后又开始嘟囔。他身上还有未洗去的血腥,裹挟着机油的味道渗进沉默。


他们在曙光温柔地低唤下清醒过来,Reese翻身时能看见爱人沐浴于光霭下的侧脸。前特工总是在这个时候想起夜晚里他们的脊背是如何紧密地贴合,两人炙热的鼻息交织在一起填满偌大的房间。


Reese如果在床头柜上瞥见了小个子的眼镜,会细心地拿来帮Finch做好清洗工作,他擦得一尘不染以后还要孩子气地戴到脸上,然后对Finch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Reese握紧手中的匕首,狠狠地插进面前行尸的那颗腐烂脑袋,匕首随行尸喉咙里低沉刺耳的嘶吼拔出,刀尖残留恶心的液体。他喘着粗气看向倒地的敌人,它的眼珠被腐蚀成浑浊的白黄色,太阳穴旁就在刚刚多了个窟窿。


前特工跃过尸体小跑到转角处,探头两边张望检查走廊安全情况,举枪的手稳住停在半空,他眯起眼睛瞄准走廊尽头的黑暗处。长达半分钟的巡视后,他回头向几个混混模样的人做了个手势。


“里面安全,可是我觉得我们最好...”Reese没说完,就一个粗犷沙哑的声音打断。


“你没有提意见的资格。”Reese循着声音找到说话的人,那是个不算健壮而且过度肥胖的中年男子,赘肉与脂肪沉淀堆积在他油腻的皮肤下,有点令人作呕。他身后的跟随,脸上也常挂城市流氓那样挑衅的笑。


Reese没有反驳或者大发雷霆什么的,他没力气生气,也觉得没有必要去动火,于是只是带头往右边走去。


这是个小医院,他们清理出三间诊室供小队九人过夜。Reese在晚饭后清理出一个单独的房间,执意要自己住。几个混混开了几个低俗玩笑随意调侃下,就各自钻进睡袋准备进入梦乡。


残月倚在云边,勉强攀过窗棂照进室内。前特工借这丝月光微弱的亮,将一副黑框眼镜把玩于手掌间,厚镜片已经裂开甚至即将破碎,总之那个憔悴的裂纹并不让人感到舒服。


Reese盯着眼镜发呆,不知多久以后他感觉有些冷,于是将脖子往高领风衣里缩了缩。


也许他都已经死掉了,现在正在街上面晃悠,浑身散发讨厌的恶臭,儒雅书香被驱逐得无迹可寻。


但是也许他还活着,然后疯狂地翻遍美国找自己。


他望向窗外,路灯全都不工作了。行尸占据街头巷尾,嘶哑渗人的低吼充斥于高楼间。


他们现在首要任务是出城,几乎所有周边小城市的人都来纽约避难了,所以这里一旦遭殃将是个人间地狱——而它现在已经遭殃了。那些行尸凭他一人再厉害也对付不过来。




晨曦交替时的天空,是一片黯淡的银灰。


Reese在曙光下睁开眼睛,狭小储存室只有他自己俯仰以及呼吸的声音。他在那个瞬间几乎要忘掉现在已经是丧尸横行的末世了。


他揉搓着太阳穴,脑子还昏昏沉沉,单手撑地吃力地站起来,整夜蜷缩着的身子需要充分伸展才能回归正常运作。他在原地活动一下筋骨,推开自己堆在门前的杂货箱,那是用来防止熟睡时因行尸袭击而丧命的。


门外迎接Reese的却是惨叫和凄厉的呼救。


他强将所有睡意从脑中抹去,奋力奔跑向昨晚队友们休息的诊室,也不管他们是多么可恶的,多么无恶不赦的社会渣滓,在这样的世界,每条鲜活跳动的人命都肩负着末日结束后重启世界的使命。


走廊上已经挤满行尸,Reese双手持枪也冲不破这些丑八怪的围堵,于是前特工只好往后退,一直到他脊背碰到医院冰凉的墙壁。黏稠的薄汗浸湿他白色衬衫,那些东西逼近的时候,一死了之的念头贯穿过他的脑海。


Reese就那样喘着粗气,看着逼近的尸潮。


非人类发出的嘶吼回荡在长廊,他还能听见队友的哭泣还有尖叫。



2



“Hey,Harold?你在这里干嘛?”亚裔男孩本来坐在木质板凳上清理着松鼠,侧头瞥到浅棕短发男人独自坐在路边石头上,抬臂转转棒球帽准备好了一个笑容朝他跑过去。他身上充满年轻男人的阳光气息,光阴流动于乌黑发间。“大家都在那边,你一个人我会担心的。”


“Hi,Glenn.”Finch回答他时嘴角勾起安慰的笑容,但是视线始终没有从泥土地面离开,“在想一些事情。”


Glenn闻言便没有再开口追问,原地踌躇着时不时试探性地看看他。


“我们真幸运,居然能那么顺利地离开纽约耶。”大男孩似乎认为气氛安静太久,于是挑起眉头将嘴巴作o字状开口,这是他激动或不知所措时会露出的表情。


“抱歉...这样可能不太好,但是我想一个人坐会儿。”Finch抿抿唇,出于对这个男孩的尊重,他抬头送给亚裔略带惋惜意味的微笑。


亚裔怔了下,连忙讲道:“没什么好抱歉的啦!我还有事要干,走啦!”


“谢谢。”Finch朝男孩的背影招招手表示告别。


行尸围城,世界末日...…什么的。哇哦。Finch对这些很科幻的字眼,曾经一直抱有不屑的态度,认为这根本是无稽之谈,粗鄙闲人在家里无来由冒出的臆想。所有漫画书里的东西都放到现实后,即使是如今,Finch也很难相信自己居然会经历这样的灾难。


Mr.Reese还没有赎完他的罪过,至少他自己肯定这样想。


Finch丢掉眼镜后看什么都像被水濡湿得模糊不清,他揉揉眼睛看向头顶树冠,落单雀鸟还在浓郁绿色里嘈杂地鸣叫。


以他的能力,此时此刻,他肯定活在某个角落。啊,管它是哪里的哪个角落。


Finch这样想,他相信他的员工肯定掌握很多的生存技巧。他绝对也在个轻松愉快的团队里作为强者为生存作战。



“开饭了——!那边的,是叫Harold吗?希望你们上流绅士不会嫌弃松鼠肉。”


“我这就来。”

 

 


Finch起床时感到脖子传来剧烈的酸痛,原地低声嗷叫了一会之后,他的不寻常被队伍里的医生发现,于是Finch才知道他所在的团队居然有医生。


Finch看得出S医生非常敬业,手技也精湛得让他在心底叫好,脖颈痛意很快消减。日出时分小孩子们都还在睡袋中熟睡,只有少数大人和有战斗能力的男人起床,跃进旁边森林寻找早餐。


小个子看到Glenn正在将铁锅什么的用粗绳串在一起,然后绕在树干上围着营地,形成一个手工的屏障,如果有行尸来,它们的身体就会触到粗绳带动铁物相互碰撞发出响声,提醒营地里的人起来作战,这样他们就能免除在睡梦中沦为食物的后患。


Finch回到他的帐篷整理衣物,将它们叠整齐统统放进旅行袋时,小东西落地的声音引起他的注意。他摸索着被单直到指尖碰到什么物体,发现那是一部手机。他试图点亮屏幕,但显然手机早已经没电了。


反正这种世界手机也完全没有任何用处。Finch想。


他突然想起以前手机里存储的合照,他和Reese总会塞满画面。Finch看着黯黑屏幕将手机扔到帐篷外,等待哪个粗心的小伙子的马靴鞋底把它碾碎。


大家都起床开始工作,小孩子们就围在一起做些游戏,Finch发现队里有五六个小孩,最大的不过12岁左右。


他突然感到很难过。这些孩子的童年没有卡通和新奇玩具,只有恐惧与逃亡,以及那些吃人的怪物。


他们又猎来好多只松鼠,但是早饭他们不吃烤松鼠肉,还有很多罐头可以充饥,这可多亏那个食品运输车的司机。那辆大卡车还停在营地旁边,有人想进城收集物资的话可以随便拿来用。


“你有家人吗?我是指,末日之前。”深褐色头发的高个子男子——也就是队里的猎人,健壮英气,在吃早饭时主动找上Finch。Finch听到问题以后迟疑了一下,随后摇摇头。


也许是他的表情有透露出几分悲伤来,褐发男人的心情也阴沉下去。


“我有个妻子,还有个刚上小学的女儿。”


Finch安静地听着,他也没法做别的事情。


“我们一家住在弗罗里达。末日来临的时候,我正在纽约出差工作。一切慢慢变得奇怪起来,人们会无缘无故病倒在床上,然后死亡。我看过他们那个样子,真的很恶心。


“可他们不是真的死了。”


“那天我刚开完一个长会议,那五个小时真是要命。我很轻松地走出会议厅,然后叫出租车回到宾馆,我激动得不行,因为那是我出差的最后一天。


Finch开始微微蹙眉。他有点不想再听下去,复杂情绪交织流淌占据心头。


“但是我走进酒店大厅的时候,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然后我看到地上脱得长长的鲜血。这个时候电梯停在大厅,里面的东西随着电梯门打开推搡着出来。

“他们像我在漫画书里看到的怪物,僵尸什么的。我什么都没有想,把装着几个月研究成果的公文包扔在地上,赶快冲出酒店。我给我妻子打电话的时候,已经没人接了。”


Finch听到他语气里的哽咽后缓缓抬头。




亚裔男孩总让自己有事情做。他参加早上的打猎和傍晚的巡逻,没事干时还会独自进城,并且每次都满载而归带来可用物资。Finch很喜欢这个男孩,但看到他一直处于忙碌与奔跑中,Finch还是会很希望他休息一下:他到底有什么事情需要忘记,才会这样不给自己闲下来思考的时间?


大家刚结束早饭,那个男孩又开始整理自己的背包,戴正帽子准备进城的样子。Finch犹豫了很久,终于在看到他翻过屏障时叫住他。


“Glenn!”


亚裔男孩闻声回头看,还说着:“你有什么需要的吗?”


“...我想,我需要和你一起进城。”

 




“不行!”


Glenn皱起眉头语气裹挟难得的严肃:“城里真的会很危险。你也不是没见过,对吧?”


“我当然见过。”Finch的声音因激动略显颤抖。他想起塞满高楼缝隙的行尸和遍地腐臭脑浆汇聚成的沼泽,还有冲破高楼玻璃窗直奔云霄的浓烟——他想到这里闭上眼睛,再次睁开时已有钴蓝色暗焰在他眸中点亮。


“所以我得去。”Finch像是站上阿富汗前线一样坚定。


Glenn觉得这个小个子开口时,分明有野雀从他嘴中扑棱着翅膀飞出。


“…Okay.但如果你想活着回来,就得听我的。”


“谢谢。”






FIN.

评论(8)

热度(28)